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水清流

信水西流去,多少行人泪

 
 
 

日志

 
 
关于我

海柏乐服饰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血汗工厂的新路线图  

2008-08-27 11:2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汗工厂的新路线图

2008-7-29信水清流

经济中发生的变化不是意识形态之争的结果,它不会来自政治信仰或目标,它几乎完全对事件的力量作出反应——残酷的事实证明远比最强的政治或意识形态偏好更加有力。——密尔顿·弗里德曼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考场

在中山一个台资鞋厂集中的地方,附近的几家工厂悄悄流传着某家数千人大厂资金出现问题的流言,经营稳健的工厂老板已经交代工厂负责招聘的人,要注意该厂的情形,如果宣布倒闭立即开车去接收工人。目前的工厂迁移是事实,但是珠三角经济影响不大也是现实。不过如果珠三角满足于现状,那么中国的经济也太不思进取了吧?

血汗工厂为谁内迁?

现在有工厂内迁,但是一个简单的常识是从江西拉一个集装箱出口和珠三角相比会多出四五千元的运输成本,这笔钱本来是可以省下来的。我在《招商引资的困惑》中就说了如果是面向内销市场,那么内地可能是投资宝地,可是面向出口的企业内迁让人费解。

问过内迁的工厂,他们说其实工资低不了多少,厂房租金、水电费也便宜不了多少。但是至少有一个优点:工人稳定,即使淡季工资低点,工厂也可以坦然面对,这些工人都是附近的,他们可以选择休假,在旺季的时候回到工厂,而在珠三角,淡季的时候工人会大量流失,旺季的时候工厂又重新组织生产线。于是我明白了,工厂转移的根本原因是珠三角在得到了外来工创造的大量财富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些钱用于改善外来工的生活条件——提供廉价住房和子女教育,而在他们的户籍所在地,政府不得不提供义务教育,而住房他们原来就有。

一个在番禺的工厂在四川开了分厂,当地政府除了提供低租金的厂房,每招收一名工人就提供850元的补贴,另外还提供了一个亿的无利贷款,这个价格不能不说是很昂贵的,不过我觉得这个投资如果比起以前的挥霍方式还是值得的,且不说这笔贷款不会象建豪华办公楼或者给国有企业拨款那样打水漂,就算什么时候这个企业无法做出口,还可以转型为内销企业,就算都做不下去,至少还留下了几千个熟练工人和一个工厂。不过从经济学角度,这种政府补贴行为其实是扭曲了市场的,从效益角度是不经济的。

另外,中国铁路的落后给外来工在春运的伤害也是他们害怕远离家乡的原因之一,在家乡工作没有更高的收入,但是可以节省下探望家人的成本,并且有了更多的休闲时间。珠三角有大大小小几十个火车站,竟然无法面对两千多万的外来人口春运,北京西站的占地面积是东京火车站的一倍,但是东京火车站每天到发客运列车是北京西站的12倍,列车运行准点率位居世界之冠,平均误点时间只有6.8秒,2007年发送旅客达4.3亿人次,人家一个不大的火车站把相当于中国三分之一的人口发送了一次。中国还是快点撤掉铁道部,把铁路运输私有化,中国铁路已经严重妨碍经济发展了。铁道部那群脑满肠肥的家伙把北京西站的效率管的只有东京火车站的二十四分之一,它们还好意思给自己打90分?已经有了两个火车站的广州还要再修一个火车站,这种基础设施的大浪费是不是中国人拼命工作也富不起来的根源?

血汗工厂的迁移是因为沿海政府在客观上对外来工的排斥,比如众所周知的暂住证歧视和盘剥,这些原因企业老板们可能看不到,或者看到也不敢去提。但是从经济的角度,内迁不符合经济效益的考量。

那种说东莞的人口到什么极限的说法在我看来是无稽之谈,东莞的面积有2400多平方公里,而香港只有1100平方公里,香港有700万人口还对大陆孕妇敞开怀抱呢,东莞近千万人口只有200万可以享受本地户籍人口的福利就承受不了吗?

如果不建污水处理厂和地铁,东莞就是一两百万人口也无法承受污染,如果建好环保和交通设施,东莞还可以集聚更多人口,可以把产业链建的更完美,建起大学和一流的研发机构。服装、鞋子等消费品可以产生全球顶级的设计师。

只有夕阳企业,没有夕阳产业

我在《东莞官员是土包子》一文中嘲笑了他们把做鼠标和机箱当高科技产业的无知,LV和Dolce & Gabbana 算不算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家至今很多还在欧洲生产,一个手袋的利润是东莞所谓“高科技产品”的不知多少倍。

男工比例增加

几个月前,一份德国媒体引用台湾宝成的一个经理说“女工更适合操作缝纫机械”,我在《血汗工厂的所见所闻所思》中说了这是一个谎言,家庭里面女人煮饭多,你们去看厨师大赛,女性很少。不管服装还是鞋子,男工操作缝纫机械等都比女工学得更快、做得更好,血汗工厂喜欢使用女工只不过是女工很少使用罢工方式来抗争,破坏生产设备就更加不会了,这种现状也不能让工厂可以剥削到更多的利润,其实只是工厂管理水平落后的表现,甚至是一个国家劳动力要素使用不合理的表现。当一个国家承担人口再生产的大批女性被推向就业的主力,男人却在工厂外面做着摩托车搭客这些低效率的工作,或者在建筑工地上做着低工资的重活,这些工作本来用机械可以用很少的人力来完成,可是太低的工资让资方对采用机械毫无兴趣,那么中国本来可以研发、制造这些机械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也就不奇怪了。在经济中低生产率、高失业率、低生活水平的恶性循环就是这样产生的:一方面是高强度的劳动、几千万的留守儿童,几百万失业的大学生,另一方面是对提高管理水平、提高生产率没有兴趣。

中国这样的“奇迹”是讽刺还是辛酸?改变这个现实要做的却很简单:让劳动者与资本共享利益的同步增长才能实现更平稳高效的市场经济

随着收入提高,女工们可能更多的淡出生产领域而从事服务行业,于是血汗工厂不得不对男工降低门槛,这可能引发更多劳资冲突,但是以中国人的智慧,绝不会影响生产力,只要提高管理水平,会创造出更高的产能。但是提高管理水平,老板们准备好了吗?大陆每年四五百万的大学生,这里有足够你们需要的可供培训成新一代管理者的人才。

吊诡的工资谈判方式

女工不罢工,不代表女工不懂得争取自己的利益,她们会使用怠工的方式。很多工厂都是用计件工资的,于是当工厂的成本部门在女工身边计算工时的时候,女工们“聪明”的放慢速度,等到工价出来以后加快速度。

有一家工厂的成本部门在一个产品上线生产一个星期都不出工价给女工,于是女工在那个星期只交出平时三分之一的产量。在我看来,做老板的人有的是运气好,有的是胆子大,有的是特别勤奋,用命换钱,要说比工人聪明多少,我不同意。工厂的管理者还是不要自作聪明,和工人们开诚布公的谈谈成本,与工人一起设计出合理的工资计算方法,激发工人的潜能,这才是劳资双赢的唯一选择。

我说的这个当然老板是知道的了,可是现在很多大的工厂根本不是老板在管理,而是经理人,那么我都知道的道理这些人不知道吗?我想说第二个问题,那就是高管也用吊诡的工资谈判,一旦本企业无法完成订单,那么企业就要通过外发的形式来完成订单,在外发的时候企业高管就可以得到灰色的收益。

我无意去指责高管缺乏职业道德,这不过是企业管理水平落后在高层的表现,和女工们的怠工如出一辙。

拐点上的企业、政府和农民工

在我看来,那些哭着喊着要政府出手相救的企业只不过是自己管理无能。至于有些宣称新劳动法让企业无法承受导致关闭会影响就业的老板,更是自作多情,别的企业等着接受你的工人和市场呢。企业经营有压力可以要求政府减少开支,减轻纳税人的负担,这样社会消费就会增加,整天想着减低农民工的工资成本,那不过是饮鸠止渴。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老板和装B的人要出来嘲笑我了:有本事你去做老板啊?是的,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我无意去显示自己的高明,密尔顿·弗里德曼还有一句名言:只要经验似乎与公认的假设一致,人们就把假设当成真理。秦晖教授已经有很详尽的文章说明中国的奇迹不过是建立在“低人权”的基础上,在低人权下的很多老板不过是靠简单的剥削而获得成功,这种模式是否可以持续下去,我不知道,因为这个模式的终结需要普通农民工得到政治权力。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农民工继续被漠视,继续拿着微薄的工资,那么经济的波动就不可避免,而且还可能付出更大的代价——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

沿海血汗工厂的老板和员工都处在一个去留两难的地步,而产生这个现象的根源是沿海政府的落后思维方式,原来没有内地政府为了发展经济而出台竞争措施的时候,血汗工厂的劳资都没有那么多盼头,而现在形势改变了。优良政治的根本特征就是审慎地引导现实接近自由的理想,农民工和血汗工厂的出路同样如此。理想须对现实妥协,但如果没有理想,现实就会失去价值

如果沿海地区政府改变思维,解决外来工的住房和子女教育——其实也不必政府操心,政府只要不与民争利,让市场去提供教育和住房产品都很容易,那么沿海工厂本来不必大规模内迁,但是我对此并不乐观。

历史,几乎从未满足过任何理想的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2139)|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