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水清流

信水西流去,多少行人泪

 
 
 

日志

 
 
关于我

海柏乐服饰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还有多少画饼和鸡肋来哄农民工?  

2008-09-04 18:4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有多少画饼和鸡肋来哄农民工?

2008-9-3          信水清流

每个人的生命都有限,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够用,然而,中国用于“转型”的时间却总是多得花不完。至于农民工的保障,我们伟大的D更是准备了两三代人的时间。

社保和医保

1997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1999年,国务院又发布《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我们现行的社保缴费和将来领取原则都源于这两个条例,按规定:个人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退休后按月发给基本养老金,而养老保险的缴存,原则上个人缴纳不超过每月工资的8%,企业缴纳不超过20%。

十多年过去了,农民工的社保最终是一块“画饼”,沿海的社保机构却做了一笔很“合算”的买卖,农民工的大多数人都会在工作一段时间后,更换工作地点或者回到农村的故乡。但是他们的社保却很难转移,而在退保或转移时,却只能得到个人缴纳的社保资金,同样属于他们账户的企业为农民工所缴纳的社保资金,被截留在了工作所在地。各地的社保机构为农民工的社保转移、合并很难做到,但是为农民工退保的服务却在不断“改善”,我在中山看到路边公交车站的宣传:外来工退社保可以打入指定银行帐户——这是告诉农民工退保很容易。每一种迟迟不肯归还的公民权益,都注定成为可以让某些利益集团大快朵颐的盛宴。

2008年9月3日,社会保障部表示社保的全国统筹或需数十年,我不禁为我的孙子高兴的流下了眼泪。

卫生部部长陈竺在2008年两会期间参加全国政协农工党分组讨论时,承认医疗系统内部在推动医改的积极性上存在不足,“还要准备挨社会十年至二十年的批评。”(《广州日报》2008年3月8日报道)。

2006年底,发改委和卫生部组成的医改小组说:医改大方案今年底或明年初即可出台,比较青睐“英国模式”,后面是一句刺耳的“此外,对于农民……”。不过农民工也不必惆怅,这个方案2年过去也没出来,中国政府投入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

义务教育

现在又说农民工子女可以在流入地享受义务教育了。这不是画饼也是鸡肋。农民工中大多数都是把小孩留在家乡的,因为他们很多租不起房子(更不用说买房子)、工作地点不稳定,根本没有条件把小孩带在身边,几千万的留守儿童真是盛世奇观,这些留守儿童是不会到沿海来享受这份关怀的。

至于少部分跟着父母的小孩,他们大多住在城郊结合部或乡镇,据我了解,这些地方有很多村办学校,质量很差,其实本村收入高点的人都不屑把小孩交给这些学校,现在有很多民办学校,比如2008年广州中考,民办初中的成绩都盖过了公办学校。现在能对农民工开放的也就是这些低质量的学校,如果农民工只想找个地方托管小孩,为血汗工厂继续输送后备军,这些学校是个不错的选择,否则还是算了吧。

再说这些农民工子女因为户籍关系也不能在流入地参加高考,于是他们不得不在读完初中回户籍所在地,现在很多沿海省份和内地教材不同,读完初中以后回户籍所在地读高中,能否跟得上呢?我认识一些人小孩读完小学回家乡,初中其实是小孩的反叛期,而这时候年迈的爷爷、奶奶想管这些孩子根本是力不从心。其实沿海本来就有很多学校也可以接收农民工子女的,不过前两年,在北京发生了ZF围剿民办学校的盛况,还有家长信任的民办学校得不到办学执照,而学生被公仆强制送往其它条件更差的民办学校的奇观。

春运

2008年的春节,广州火车站几十万人在寒风冷雨中徘徊了几天几夜,17岁的湖北打工妹李红霞在这里被活活踩死。在等待3天以后,31岁的湖南岳阳人李满军从站台天桥上跳到月台顶,再跳到停靠着的火车顶上,一阵高压电流袭来,他全身50%的面积烧伤,有谁知道他是死是活?20岁的云南人李贵祥猝死在广州火车站西广场边。

日本东京火车站占地面积只有北京西站的一半,2007年发送旅客达4.3亿人次,每天到发客运列车是北京西站的12倍。2008年的春运恶梦过去以后,铁道部给自己打了90分,然后说2020年可以根本解决车票难的问题,不过从我在珠三角来看,今年农民工数量绝对减少了很多。

暂住证改居住证

深圳推出了个居住证,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和暂住证有什么区别。

农民工的称呼

在我看来,最无聊的画饼莫过于有人呼吁废除“农民工”的称呼,中国人说名不正言不顺,所以统治者从来不需要做什么实际的事情,只要把名称改改就好了,哪怕把他们剥夺得一干二净,但是告诉他们“站起来了”,是国家的主人了,也可以让他们陶醉几十年。如果废除农民工的称呼可以再哄一代人,真的是一个高屋建瓴的策略。

 

罗曼·罗兰曾经说,当一个人看透了自己国家的愚钝与无可救药后,他也会渐渐心胸开朗起来。大陆的官员如果真的努力在做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我想就是重新定义“无耻”在字典中的解释,它们不断挑战人们对无耻的理解底线。

而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些文章是为了什么?小时候玩打水漂,我还能看到一圈圈的涟漪。现在的社会,象城市里那一条条被污染的黑得发亮、浓得流油的河涌,丟个石头下去,无声无息,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

 

 

  评论这张
 
阅读(1799)| 评论(1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